欢迎进入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官方网站!网址:www.cslai.org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科研 > 广角

数字媒介时代文旅微短剧的创作逻辑

发布时间:2024-07-04 09:41:41 来源: 中国旅游报 作者:余志远 雷艿秋

 

  文旅微短剧不仅仅是对旅游目的地的营销推广,它所呈现的场景化表达,会潜移默化地影响观众的认知,通过剧情、画面与观众建立精神层面的亲近感,构建一种全新的地方感

  今年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开展“跟着微短剧去旅行”创作计划的通知》,提出要大力推动微短剧题材、体裁创新,积极探索微短剧与文化和旅游等产业跨界深度融合。在政策利好的大背景下,“微短剧+文旅”的创作方式为微短剧提供了更大的价值衍生空间,提高了更多旅游地的受关注度,成为当前地方文旅营销工作新的发力点。在文旅微短剧的创作过程中,如何更有效地满足观众需求,让观众获得具有畅爽感的体验,则需要深入探索和发掘其独特的创作逻辑。

  诗意栖居的远方

  从现代都市人的体验来看,日常生活世界之于人的魅力由于受到现代性的侵蚀而不断消解。有学者曾用“垃圾”“噪声”“忙乱”“污染”等词汇描绘现代都市人的日常生活场景。为此,席勒悲叹原本生机勃勃、充满欢乐的世界变得黯然失色、灰暗冷漠。现代都市人的这种生活状态,在海德格尔的眼里已经不再符合“诗意地栖居”的理念。他强调,人类应该追求一种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活方式,让心灵在自然的怀抱中得到滋养,让生命在诗意的环境中得到升华。

  在某种意义上,旅游被赋予了更为深远的意义,它不仅是现代都市人逃离喧嚣、追寻内心宁静的港湾,更是他们重获诗意生活不可或缺的途径。在旅游与影视艺术的交织中,诞生了文旅微短剧这种别具一格的艺术形式。每集都经过精心雕琢,时长恰到好处的微短剧,为生活在快节奏都市中、追求文化快餐的现代人,提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视听盛宴。这种新颖的娱乐形式,不仅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更为他们日常的琐碎生活注入了对诗意与远方的遐想。例如微短剧《我的归途有风》,通过治愈系慢生活与非遗美食文化的融合,展现主人公的自我成长,除了张弛有度的节奏和层层反转的剧情让观众直呼过瘾之外,也让四川人的生活方式和诸多非遗美食走入了大家的视野。近期热播的《我的阿勒泰》,呈现了一种人与自然浑然一体的生活状态,展示了新疆的原生态美景,观众仿佛找到了梦中的桃花源,享受了一场精神按摩。

  “感官沉浸”与“角色代入”

  文旅微短剧在追求艺术表达的同时,更要致力于为观众带来独特的审美体验,即畅爽感。这种畅爽感并非简单的感官刺激,而是需要观众在视觉、听觉乃至心灵层面都能深度沉浸,并形成强烈的代入感。这种极强代入感的形成,需要从“感官沉浸”和“角色代入”两方面着手,具体做好以下工作。

  首先,在视觉呈现上,文旅微短剧需要借助拍摄技术和后期制作手段,打造出精美的画面效果。通过独特的视角、细腻的镜头语言和丰富的色彩运用,将观众带入一个既真实又梦幻的世界,让观众在视觉上得到极致享受。微短剧较多采用中景、近景、特写,聚焦于人物,让观众透过演员的表情、语言来了解情节内容。色彩的运用承载着导演的情感和意图,能够营造出特定的情绪氛围,使微短剧带有天然的艺术风格,为观众带来独特的视觉体验,将其带入一个充满感染力的虚拟世界。《那个重逢的夜晚》这部引人入胜的微短剧,拍摄地精心选择了风光旖旎的福建平潭岛。在这片土地上,海滩风情独具一格,既能够轻松营造出青春剧所追求的浪漫情调,又能够巧妙地为悬疑剧情铺设出深沉而神秘的背景。

  其次,在听觉方面,配乐和音效的运用至关重要。优美的配乐和逼真的音效,能够进一步加深观众的沉浸感,使观众仿佛置身于故事之中,与角色共同经历每一个情感瞬间。《你的岛屿已抵达》是一部治愈甜蜜爱情剧,在男女主角相遇相识相知的过程中,穿插着空灵舒缓的插曲,契合了带有奇幻色彩的剧情,让观众为主角的宿命拉扯而动容。

  再次,在剧情设计上,文旅微短剧往往注重故事的吸引力和情节的紧凑性。通过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引导观众迅速进入故事情境,体验角色的情感起伏,从而与角色产生共鸣,形成强烈的代入感。文旅微短剧在宣传旅游目的地的同时,会融入当下社会广为关注的话题,讲述富有感染力的故事,例如《我的归途有风》就涉及了职场困境、经济独立、原生家庭、催婚催育、城市压力等多个热点话题。文旅微短剧还多以讲述温暖的人生故事为主线,涉及亲情、友情、爱情等情感叙事,这种做法往往更容易牵动观众的心神,带给观众一种情绪上的认同感。

  最后,还要让观众产生更多的移情和沉浸,跟随主人公,认领自己在虚拟世界中的新形象和新身份。拉康的镜像理论认为,个体在生命的早期阶段会将自己在镜子中的形象视为自己的理想自我。镜子实为一种隐喻。文旅微短剧也可以作为一面镜子存在,而看微短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建构理想自我。微短剧可以为观众提供各种不同的角色和故事,这些角色和故事代表着不同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观众可以通过剧中的角色,感受到不同的情感和体验,并将其与自己的生活经验进行对比和融合。通过这种方式,观众可以尝试不同的行为模式和角色形象,并找到其中与自己相符的部分,从而进一步建构自己的理想自我。人们期待在虚拟世界中见证他人的挑战与胜利,体验不同的情感历程,仿佛能够借此填补内心的空缺,共享那些或紧张刺激、或温馨幸福的瞬间。就像在《我的阿勒泰》的影响下,人们渴望去新疆感受无边的草原与落日的余晖,畅游在自然的怀抱里,每一次呼吸都自由而痛快。为此,微短剧若想给观众带来畅爽感,还要给观众一种感知:我终有一天能变成理想中的那个他/她,走过他/她走过的路,吃到他/她吃过的美食。

  地方叙事与媒介地方感

  文旅微短剧不仅仅是对旅游目的地的营销推广,它所呈现的场景化表达,会潜移默化地影响观众的认知,通过剧情、画面与观众建立精神层面的亲近感,构建一种全新的地方感。这种地方感的形成,并非源自个人对地方的亲身经验,而是来自媒体对地方的阐释与个体从中获得的对地方的想象。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不断交织,这在很大程度上重新塑造了人—地关系。

  近些年来,《去有风的地方》一经播出引发云南旅游热,使得云南在观众心中占据了独特的位置,而由该剧衍生出的文旅微短剧《我的归途有风》也在抖音平台火热播出。《我的阿勒泰》聚焦于新疆阿勒泰的风光,取景地俘获了观众的心,纷纷大呼“好治愈,好想去旅行。”在文旅微短剧的影响下,观众与取景地建立了亲密的联接,感受到了久违的“此心安处是吾乡”。

  当下的文旅微短剧越来越注重呈现真实的地貌特征与地缘文化,细腻地描绘并展现了中国广袤无垠的大地与丰富多彩的人文风情。在文旅微短剧的演化过程中,现实主义创作导向正在全面回流,更多着力描写当代社会中丰富生动的人民生活,观照现实、传递思想。《别打扰我种田》以皖南山水为背景,呈现了用知识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农村新风尚。《辣妈回村》以乡村振兴为主题,取景地是浙江磐安,展现了新时代美丽乡村的风光景致以及江南最大孔氏聚居地的历史文化,呈现了乡村振兴的多元成果。

  同时,玄幻、科幻类微短剧也将地方景观作为重要元素融入叙事之中,强化了微短剧的真实感。《大王别慌张》借鉴《西游记》中五行山、花果山等经典场景,对应青海西宁的日月山、江苏连云港的花果山,讲述了卧底熊猫小仙为保护唐僧取经潜伏妖怪山寨,却阴差阳错把花脖子山打造成知名旅游景区的喜剧故事。《等你三千年》的取景地为河北邯郸,通过跨越3000年的爱情故事引出邯郸“一座等了您三千年的城”的城市文化IP,同时将成语“负荆请罪”的由来作为副线融入情节中,展现了邯郸“成语之都”的文化魅力。剧中众多精心设计的场景,不仅将邯郸深厚的历史人文底蕴、蓬勃的城市发展以及独特的自然风貌展现得淋漓尽致,更通过极具质感的视觉呈现,激发了许多人对邯郸这座城市的向往。

 

[ 责编:杨亚楠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2019 京ICP备13008251号网站维护:中安观研究院互联网科技中心网站制作联系:010-5713080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52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