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官方网站!网址:www.cslai.org

您的位置:首页 > 书画艺术 > 艺术资讯

他漫长而浓郁的生命在画中闪耀

发布时间:2024-06-26 10:37:18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王广燕

 

  一年前,“一代鬼才”黄永玉潇洒豁达地走完99岁的人生;一年后,他留给世人最后的礼物终于揭开了面纱。昨天,“如此漫长·如此浓郁——黄永玉新作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展览没有举办开幕式,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观众几乎淹没了展厅。

  展览现场的黄永玉雕像。 记者 白继开摄

  “我的这些画是所有同行都没有见过的,我很认真地,在做这件事。”黄永玉生前便在筹划自己的百岁画展,为了向观众呈现与以往不同的绘画面貌,他专门精心创作了一批新作品。此次展出的新作共有近160件,均为首次公开,全面展示了这位老顽童90岁以后的创作状态和艺术追求。

  生命的最后一个月还在创作

  “黄昏后当你在我怀中柔声歌唱,你知我心里有多少话要对你讲?”展厅一进门处,一幅《小夜曲》描绘了一对依偎在一起的青年男女,男子的手中是缠绕的藤蔓,女子的膝上摊开一本曲谱。黄永玉的女儿黄黑妮说,这幅画是父亲生命最后一个月的创作。“他在去医院前一天还在画,为了画出最满意的版本,一共画了三张。他在病中想起了一首七十八年前的老歌,那是他认识我母亲的时候唱的一首歌,一开始只记得是法国文学家雨果作的词,但不清楚作曲者是谁。我在网络上搜到是法国作曲家古诺的作品《小夜曲》,播放给他听,他就把当年和我母亲一起唱歌的感觉画出来了。”

  此次展览主要呈现的是黄永玉的中国画作品,这批作品中最早的创作于2015年,最晚的创作于2023年去世前不久。虽然创作时间的跨度不大,但是作品数量众多,类型多样,题材涉猎更是广泛,涵盖了古装人物、现代都市、花卉、动物、生肖、摔跤等各种题材。黄黑妮说,这次展出的画作都是父亲亲自挑选的,“他有一点小得意,想让大家看到,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在画画。在圆厅里有一张非常大的风景画,这张画他从2019年开始画,身体不能支撑他站着画了,他就坐着画,在轮椅上画,最终一直画到了2021年才完成。”

  90岁后的黄永玉,依然对身边的一切保持着新鲜感,寓所里新种植的花卉宝莲灯、小区院子里的玉簪花、湖边远方飞来的大雁、朋友送来的大龙虾,都成为他画中的主角。在展览中,还有一批非常精彩的“摔跤”作品,用笔虽然简约,但是对摔跤手一招一式动作的抓取十分精准,配合着线条的粗细变化和晕染,摔跤动作的动态被展现得十分生动。展览中还有一批令人拍案叫绝的白描作品。比如作于97岁的《李时珍先生随想》,不但精心描绘了想象中的李时珍人物形象,还在主体人物的周边,用墨线勾画了数十种植物、昆虫和药材,整幅画面被细若游丝般的线条布满,繁而不乱,极具视觉冲击力。

  画作中的金句饱含黄氏幽默

  无论男女老少,观众在展览中,总能找到吸引自己驻足的画作,画中常有题跋,字体工整严谨,丝毫未见衰老之笔;内容与传统题跋的表意抒情有所不同,处处透露着黄永玉独特的幽默风格。例如一幅画作描绘了纸老虎,它对小孩气势汹汹地说道“别玩火柴”,令人忍俊不禁;不远处的一幅画刻画的是两头接吻的牛,配文是“看哪!牛在接吻!否!对吹也。”

  黄永玉曾说“文学在我的生活里面是排在第一的,第二是雕塑,第三是木刻,第四才是绘画。”他把自己的文章写到了画面里,并且和画面的内容相结合。展览中展出的作品,题跋少则只有数十字,多则达到上千字。《宋元君到底想画啥图》画中题字多达上千字,堪称一篇精彩的短文;《水仙图》中的题跋凝结了黄永玉的不少回忆,结尾的“美,很易消逝,艺术的使命是挽留”充满深意。

  在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看来,此次展出的新作“依然到处都是视觉惊艳和脑筋急转弯。满满的金句彰显黄氏幽默,带着乡土气息,搅拌着湖南人的霸蛮与灵泛。”细读这些作品,不但可以了解作品背后的故事,更能看到一位百岁老人对青春的回忆,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人生的感悟。这份冷静、睿智、风趣、幽默,汇聚成一个如此有趣的画展。

  执着于艺术的他好像不曾远去

  在展厅内,有一方长桌,由雕塑家许鸿飞创作的黄永玉像手拿烟斗,坐在桌边,神情怡然。不时有观众在雕像旁坐下,似乎随时可以与他闲谈。许鸿飞与黄永玉有着亦师亦友的交往,当他提出为黄永玉塑像时,黄永玉选择展现自己生活化的一面,不希望把自己塑造成“纪念像”。“看着他的塑像,我感觉还是那么亲切,就像他依然在。”许鸿飞回忆,在黄永玉98岁时,两人见面,当时黄老正准备自己的百岁新作展,“他希望能拿出全新面貌的作品展出,不想‘倚老卖老’。这种求新求变的精神,让我至今都感觉很受鞭策。”

  走在展厅内,黄永玉的儿子黄黑蛮眼前浮现着父亲生前筹备画展的一幕幕。“他画每一幅作品的时候都全力以赴,画出来后经常还不够满意,想要下一次画得更好,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比较严格的。他总是在不停地创造,把脑海中冒出的新想法画出来,这次新作展,他希望能够给观众带来新的感受。”

  作为本次画展联合承办方负责人,吴洪亮透露,在策划此次展览时,展览的标题曾让他辗转反侧,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标题,自己一遍遍阅读黄永玉老先生的书籍。“如此漫长,如此浓郁”这一主题,源自黄永玉1979年12月31日所写的文章《太阳下的风景——沈从文与我》。在文中这八个字之后,还有六个字“那么色彩斑斓”。这就是黄永玉,一个世纪的生命,浓郁而色彩斑斓。

  展览将持续至7月11日。

[ 责编:张晓荣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2019 京ICP备13008251号网站维护:中安观研究院互联网科技中心网站制作联系:010-5713080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52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