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公告
用户: 密码:
站内搜索:
首页>研讨座谈>历史的和文学的和谐统一 ——读《屈原大传》
研讨座谈

历史的和文学的和谐统一 ——读《屈原大传》

发布时间:2013-03-02 14:56来源:责任编辑:本站讯浏览次数:1252

 

历史的和文学的和谐统一

——读《屈原大传》

 

丁振海

 

两位楚人后代熊诚、莫夫的长篇历史小说《屈原大传》问世了,可喜、可贺、可敬!屈原精神的核心是他的爱国主义情操,是他对美政理想的执著追求和为了祖国富强、民生福祉的牺牲奉献精神,屈原的诗歌创作无愧于中华民族永恒的骄傲。在源远流长的中国历史上,从司马迁、刘勰、李白、杜甫、苏轼、鲁迅直至毛泽东,都对作为政治家和伟大诗人的屈原作出了崇高的评价。屈原其人其文,“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在实现21世纪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历史新起点面前,以再现屈原生平、弘扬屈原精神、阐发《楚辞》精华为己任的《屈原大传》的推出,其历史的和现实的意义是彰明昭著的。

该书作为一部历史小说,循名责实必须有可靠的史料的支撑,有在唯物史观烛照下对纷繁芜杂的历史现象的辨析和提炼,有对历史的本质真实和时代主流精神的把握和体现。对此,作者有着清醒的认识和真切的体会。他们坦言:“屈原生长在战国时期的楚国,他的生平和经历在司马迁的《史记》中已有概述,要想依据《史记》有关屈原为数不多的文字辅陈开来写作洋洋洒洒80万字的《屈原大传》,可以讲是不容易完成的写作任务。我们必须占有更多、更全、更活的资料。于是我们一头钻进了故纸堆里,凡是有关楚国战国时期的书籍,影视作品,我们就买就研究。正史也好,野史也罢,统统拿来为我所用。通过仔细地分析研究,屈原的生平轨迹在作者眼前渐渐清晰;他的为官之道,爱情之路也在我们心中慢慢明朗”。从小说中我们不难看到:正是依据司马迁《屈原列传》中屈原的任、疏、绌、迁、沉的人生足迹为线索,以他的“正道直行,竭忠尽智”的崇高精神为灵魂,又努力从屈原的《离骚》及其他作品中寻觅诗人的生命信息和触摸他心灵和情感的最深处。同时,还以浩如烟海的各种其他正史、野史作参考,去芜取精,去伪存真,方才为这部鸿篇巨制打下了史的基础。当然,尽管历史小说高度重视作品主要人物和重大事件的“于史有据”,但它的本质依然属于文学范畴。在这部煌煌大著中,无论是故事的演进,人物的设计,细节的辅陈,情感的抒发,作者虚构的才能和丰富的想象力都得到充分地发挥。当前,在历史小说或影视剧的创作中,史实与文学的比例、分寸如何拿捏协调,艺术虚构的最大可能性及其边际,都是需要在艺术实践和文艺理论中认真探讨的课题。《屈原大传》提供了新的例证。

叙事文学,特别是小说创作的中心永远是人物形象、尤其是主人公形象的塑造。《大传》中的屈原形象是最悲情的政治家与最天才的诗人的统一。屈原年轻时意气风发、志向高远,颇受楚怀王和南后郑袖的器重和喜爱。他写下《橘颂》歌颂其“受命不迁”、“横而不流”、“深固难徙”的品格,实际是诗人自我精神的写照。在小说中,名篇《国殇》则是为楚军丹阳之败阵亡八万将士写的祭文。《招魂》又是为了召唤被囚禁秦国悲愤而死的楚怀王的灵魂,使其在故国有个安身立命之所。屈原晚年在流放途中的诗作如《离骚》、《涉江》、《哀郢》、《怀沙》等既是他颠沛困顿生活的实录,更是他信而见疑、忠而受谤、理想破灭、壮志难酬的最沉痛的自白和倾诉,具有极为珍贵的文献价值,更是他诗歌创作思想艺术的最高峰。该书第7章的《桃江奇遇》、第8章的《边塞恋歌》,既是屈原和女媭的爱情之旅,也是诗人屈原的采风之旅,巧妙地阐释了屈原的“其思甚幻、其言甚丽”(鲁迅语)的浪漫主义风格的形成。总之,在如何将屈原的诗歌创作融入人物形象塑造和故事情节的有机发展之中,作者确实是匠心独运、惨淡经营,下了不少苦功夫。小说中其他人物的刻画,也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功。如楚怀王和南后郑袖的性格,是立体的而非扁平的,是复杂的而非单一的,是发展的而非静止的。楚怀王昏愦无能、好大喜功、刚愎自用,而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竟能为了捍卫领土以身殉国,亦属难能可贵。郑袖对年轻时的屈原有所喜爱和维护,但事关她与子兰的权力时,她就坚决地予以打击以至放逐。这就抓住了人物形象的核心,又表现了其思想与性格的多面性和复杂性。

议论风生,也是《大传》的一个特色。这也许是继承了《史记》中“太史公曰”的传统吧。总的看来,这种议论对于阐发作品内涵,挖掘人物性格与心理有所助益,有些还颇为精彩。例如,第16章《初谏怀王》结尾在分析“屈原的悲剧”时指出,“屈原的悲剧,源于不被接受的政治理念。此外,屈原的性格,也是造成他的悲剧的重要原因。”换言之,屈原既是时代的悲剧,也是性格的悲剧。这就加深了我们对屈原形象的理解。当然,作者跳出来的议论宜少不宜多,其思想见解主要还是从情节、场面中流露出来。

小说也有些需要斟酌加工之处。现实主义的基本要求是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我觉得,小说对于屈原所处战国末期的时代大背景的表现还不够充分、深入,人物和环境的历史氛围还不够真切浓郁。有些人物的性格和语言缺少历史感,例如屈原和陆羞(女媭)的爱情方式有些现代化。小说中描写“南后的意见总能左右楚怀王,一切以维稳为主”,陈轸开导屈原时冒出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之类宋词中的句子。高尔基说过,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在历史小说写作中,如何创造出既有历史感又能适应当代读者的文学语言,可谓任重而道远。此外,小说中长辈们称屈原为屈子,是否合适?书中多次描写赠茶、品茶,似乎战国时代尚未出现茶叶。

最后,衷心地祝愿《屈原大传》取得的巨大成功。

 

 

2012年5月于北京

 

(丁振海同志,著名文艺评论家。曾任《文学评论》编辑部主任编辑、《红旗》杂志文教部副主任、《求是》杂志文教部主任、《人民日报》编委兼文艺部主任、海外版总编辑,享受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曾任第10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记协理事。现任国家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影视创作领导小组成员,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会长,《纪实》杂志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协名誉委员。)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

版权所有 ©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Copyright © 2003-2013,www.cslai.org,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0000008号
技术支持:益友翔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