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公告
用户: 密码:
站内搜索:
首页>研讨座谈>《屈原大传》作品研讨会综述
研讨座谈

《屈原大传》作品研讨会综述

发布时间:2013-03-02 14:57来源:责任编辑:本站讯浏览次数:1610

 

由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和本刊联合主办的长篇历史小说《屈原大传》于2012年8月26日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与会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展开了研讨。综述如下:

 

熊诚(作者):

创作这部小说,主要是这么两个原因:一方面,我是楚国的后人;另一方面,我从事电影电视剧的创作,想写一些弘扬经典的、传承家国情怀的作品。研究楚辞的理论文章、学术著作比较多,研究屈原本身,或者以屈原为题材的文艺作品比较少。在这种情况下我和莫夫先生到处查找资料,下定决心来写一部屈原大传,以我们的学术水平和创作能力都不足以完成好这部作品,因为屈原在国人心目中是在是太完美了,他的精神的高度,他的做人的指标,尤其是他提出美政的政策以及文艺创作的高峰都是无人能及。我们还是想创作一个让今天的年轻人更加了解一个真实完整的屈原。我们在研究、寻找资料的时候,也发现神圣的屈原也有缺点,比如他人生比较偏执,他的道德有洁癖,他瞧不起同僚,他一根筋。对此,我们不是不敢写,是不敢编造虚构的故事和情节。在创作屈原三四年当中,我们自己的心灵也受到了一次洗礼。屈原爱国的思想高度,他把他自己的言行、举止都和国家的利益相连,是一般人很难做到的。我们得之所以写出这部书,就是考虑到我们当下的中国,还是要更加弘扬屈原的这种爱国主义情操。如果屈原这样一个伟大的艺术形象能够社会关注,对我们当下是有非常大的积极意义,今天我是带着非常虔诚的态度,来听各位专家学者对这部书提出文艺批评,请各位不吝赐教。

 

雷达(中国小说学会会长、著名评论家):

我用了两天时间把《屈原大传》看完。这是一本雅俗共赏的好书,也是一本张扬爱国主义精神、非常有文学性特点的好书。屈原的故事,虽然大家都知道一点,但是把屈原真正能够做一个艺术形象来塑造、而且比较饱满的把屈原的生平传记作为长篇小说写的非常饱满、充实、深厚,这样的作品还比较少。《屈原大传》在这方面弥补了一个缺陷。

《屈原大传》面貌很朴实,语言生动、鲜明、鲜活。在处理屈原的历史方面,基本上是一个主流的态度。什么是主流的态度?主流态度就是人民性的态度,用人民性对屈原进行评价。屈原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他的关于美政的主张,关于民本的思想,都是值得大力肯定的。作者基本上站在这样的立场上为屈原立传,非常难得。为什么这么讲,因为这些年我们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对屈原也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说,屈原对楚怀王那样的忠心耿耿,还是被贬职、被流放,他非常伤心,他姐姐劝他,你何必要那么伤心呢,这责任也不在你,你尽到你所做的责任,你为什么要伤心呢,没必要。另外一点,在战国时期出现了一个新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说,人有自我选择的权利。当时的知识分子在寻找自己的价值。比如苏秦、张怡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再往后看,到了魏晋时期,曹操不是按照道德观用人,但另一方面,他用道德来杀人,比如他杀嵇康。现在很多人说屈原是不是愚忠啊,楚怀王根本不值得你这样把自己的全部生命搭进去,以你的才华、见识为什么不到其他国家,去到其他国家一定得到重用。但是他就是不离开楚国,尤其不离开楚国的老百姓,当然也不能离开楚怀王。楚怀王确实对屈原不够意思。但是屈原始终对楚怀王还是忠实的,楚怀王有时候也会想起他,也会感到很空落的感觉,但是屈原一到他身边他又烦他。他们两个人纠结非常深。

我们怎么来看屈原的爱国主义,我觉得恰恰是在这一点上,他不是见异思迁,这一点恰恰在今天特别值得肯定。这种爱国主义是真实的,你叫他愚忠我不同意。我觉得这种爱国主义是非常执着的。这种爱国主义有实在的内容,特别是对楚国的老百姓,他是爱的,他离不开楚国的老百姓。这本书在价值观的方面,我个人是比较同意的。现在有些人对屈原的所谓愚忠、不识时务的批评,虽然有他的一些合理性,但是我还是很欣赏屈原的这种狐死首丘、九死未悔、永远对楚国人民忠心耿耿的这种东西。仅从这一点上,我觉得这本书是很站得住的。他是以正史主流的评价和人民历来的评价,一种人民性的观点评价屈原,肯定其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至今不变,这种爱国主义精神依然放射光芒,值得我们学习。现在价值观非常混乱,价值观非常多元,屈原的这种精神我觉得是需要张扬的。

全书朴实生动触及到屈原的历史,具有史学的风范和文学的特点,可以说是雅俗共赏。写作雅俗共赏是说文化层次高的人看起来很有意思,一般的包括我们的中学生看起来也很有味道。这本书确实丰富了屈原的故事和屈原的形象。全书补充了大量的史料和传说。我们知道,史记屈原列传只有两千字,非常少,这本书就不一样了,70多万字的作品把很多有益的传说都丰富进去,他塑造的屈原比我们以前知道的屈原更丰富了,我觉得作者特别突出屈原的一根筋,这个贯穿全书屈原的一根筋是改变不了的,这个人选择自己的价值,选择自己的趋向,他都改变不了。他的性格里面这一点写的非常突出,屈原这个个性刻画的很突出。另外增加了一些东西,比如说屈原和女媭的爱情,特别是后宫的复杂性,尤其是写了南后。过去也有传说屈原是和南后恋爱的,作者没有采信这种说法,但是描写了南后对屈原还是爱才的。比如说,屈原病了,是黄斑搞的假药把他整病了,南后对病中的屈原是很爱惜,很维护,作者通过黄斑害屈原,写出了后宫的复杂性,明知道他们干的坏事,但是你不能把这事张扬出去。所以这个书写的也不是很简单,他写后宫的时候把后宫的复杂性写出来了,好多东西都怕碰着,怕介入矛盾,这个矛盾也不可能完全揭开。增加了黄斑等人的情节,比原来我知道的屈原要丰富多了。

关于屈原浪漫主义大师的那一面,我觉得不是特别够,他那种个性、特殊的个性张扬不已。还有一个问题,我觉得作品虽然写的很不错,但是在展开战国时期的广阔复杂、血雨腥风的场景还没有特别够,特别是把屈原和楚怀王放到战国的广阔画面里,把两个方面交融起来,把战国这种错综复杂的东西展开得更广阔,这样就不仅是屈原传记,也是战国时期的一个史诗,就会更相得益彰,互相促进,就会有更大的深度。屈原的历史与当时的历史变革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不是一个孤立的行为。战国时期各诸侯国都先后实行了不同时期的政治改革,经过了长期的兼并形成了七雄并峙的局面,其中以秦和楚为最强,应该说屈原在改革中也是有功的。屈原做的斗争不是私人之间的恩怨,屈原是和旧贵族集团在作斗争,旧贵族集团他们非常守旧,他们只想维持现在想过的生活,他们不愿意改革。屈原是要改的,特别是联合齐国,联合齐国这是很好的,但是因循守旧那一派,所以他这个问题斗争就在这里,有这么一个斗争过程。

屈原和女媭的爱情,这个设置很好,但真正打动人心的,在屈原最痛苦的时候女媭有没有对屈原精神上的支持,他们用爱情来抗击楚怀王贵族集团的迫害。我感觉屈原最后是很孤单的,屈原最后自沉汨罗江。结尾如果写得震撼人心一点,我觉得会好一点。我最后对这本书的评价,总的说这一本书写出来是我们大家很需要的一本好书。内容也是当前很需要的一本好书。

 

陈飞龙(本刊主编、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所长):

熊诚、莫夫,两位同志费了好多年的心思、心血创作的《屈原大传》,读了之后感触很多。屈原所处的年代是一个朝秦暮楚的时代,一个战乱的时代,是一个乱世的状态。我们今天来讨论这部书,看到这部书里面非常大的价值就是文学对政治的价值。屈原是当过高官的,又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一个大文学家,伟大的爱国诗人,他的文学作品不仅影响着当时楚国的政治,对中国后来的政治生活也发挥着重要的影响。当今的这个时代是思想多元时代,大家都在抢话语权的一个时代。我常常想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的时代有没有一个大文学家出来,用文学驾驭我们当今的政治,描述我们当前的政治,来影响我们的政治家,我读完了《屈原大传》以后,我想我们需要这样的文学家,需要关心政治、能够驾驭政治、能够描述政治的这样的一个伟大的作家出现。文学与政治是非常敏感的一个话题。我在纪念毛泽东讲话70周年在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的发言中说,毛泽东的讲话有三点,理论层面上讲了三个大问题,一个是文艺与人民的关系,一个是文艺与生活的关系,第三个就是文艺与政治的关系,这三个问题前面两个问题从始末源流、来龙去脉、可以说得非常圆满,唯独文艺与政治是最棘手的。现在来看,文学完全脱离政治、远离政治是不成熟的,我们要用一个新的思维方式来考虑文学与政治的关系。2010年在宁波一个讨论文学与政治的研讨会上,我说要建立一个文学与政治的学说,叫文艺政治学,要把管理和文艺的其他的功能价值分开来。文学创作远离政治,这种状况应该改变。读了《屈原大传》我觉得它离政治很近,它有一种政治的诉求,这就是屈原爱国和民本思想的两大灵魂,我们应该更好地从屈原身上学习处理好文学与政治的关系,我们的文学创作中应该关心政治,像屈原那样关心政治、关心社会、关注民众。

 

李正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常务副会长):

80年代初有一种理论,写历史就是写今天。通过这些年,我对这句话理解得越来越深刻。屈原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并不陌生,叫说不尽的屈原,也写不尽的屈原。我体会郭老写屈原的时候,就是用郭老自己理解的屈原来写,实际上看郭老的话剧和其他的文章以后,郭老是把自己当成屈原,特别是有一些台词写得非常好。郭老的屈原有一个非常好的东西,他的情感、他的语言,尤其他的气度,适应了那个时代。

作者能沉下心来,把有限的涉及屈原的资料变成长篇小说,在今天来看,第一要有勇气,第二还是要有功力,第三要有耐心。现在谁有这个耐心坐在那读书呀,因为现在是一个读图的时代,也是一个价值观大颠覆的时代。所以要感谢作者,他有这样的气度,沉下心来写这个,我们中国还有这样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

 

李朝全(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理论处处长):

首先,这是一种高难度的写作。它的高难度,表现在它是一种严肃的写作,严肃写史的这样一种写作方式。我们有好多这种戏说历史,或者说新说历史,包括穿越历史,这个就是纯粹的一种虚构或者说杜撰充斥着荧屏和我们的阅读视野。特别是在当下,这两位先生能够用这样一种严肃的态度,非常严谨认真的姿态来写一部这么厚的作品,是非常难得、非常可贵的。这个写作是非常独特的,确实是一种信史或者说正史或者说类似正史的这样的一种写作。这样的写作,作者经历非常艰苦的一个创作的过程。我们说创作是一种创造性的写作,就像《屈原大传》,史记里面只有两千字的记载,要把它铺陈或者说演绎,演绎成一部70多万字的这样一部长篇小说,长篇历史传记小说确实是需要创造性的劳动,也就是说需要作者丰富的而且是合理的这种艺术想象,也就是说要展开这种艺术想象。

第二个方面,这个创作确实需要一种厚积薄发,需要长期的一种积累。我个人感觉,作者是带着一种情感或者说带着楚国后裔后人的这样一种心态,有这种仰视,有这种缅怀,或者说对前辈的这种崇敬的心态来写作的。因此他们两位作者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收集研读各种研究成果跟资料。可以说《屈原大传》是带着作者对这些资料的研读和评判、取舍,因此也是一种研究的成果,一种创造性的成果。这种写作,在我看来有三个特点:第一个,需要把古今的各种有关于屈原,包括楚国的历史的资料,做这种详细的深入的研读。第二个方面,可信的人物和故事,也就是说作者写出来这个人物,尽管屈原他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或者说是性格上的缺陷、不足,或者说个性非常鲜明,这样一些独特的个性,但这种个性,反而让人觉得这个人物更可信、更真实。这就是一种接近历史性的写作。

第三个方面,可读。这个作品有他的可读性,他对其他文学元素的这种张扬,比如说爱情元素、爱情故事的张扬,能赋予一个作品比较好的一种可读性。

我觉得《屈原大传》,就文学成就、文学价值来说,有这样几个方面的成绩:作者写作态度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他对这种历史,包括人物是重新审视的,作者把屈原他放在历史情境里头,跟我们当下现实的对接来审视这种爱国主义。当然,这种爱国主义在屈原那个时代可能更多地体现在忠君和爱民上面。写历史,实际上是写给现实人看的,反过来说,其实我们看历史也是为了看现实。屈原这个题材很重要,作者也很不简单,能把屈原作为这种艺术人物形象呈现在我们读者面前。也可以说,对这样一个历史人物史料很少、类似非虚构的写作,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作者非常难能可贵的是不光赋予写作历史性或者说文献性的价值,同时他想通过这个人物的命运折射出整个楚国的或者说战国的一段历史,也就是说,他想将个人的历史和整个国家的历史勾连起来,这是传记文学或者传记小说应该可以追求的成就。作者较好地处理了非虚构写作的界限的问题。《屈原大传》更多的是一种想象性的写作。我们看史记里面关于屈原的记载有很多是司马迁的想象。比如我们可以质疑说,你写屈原的人物对话,写屈原在汨罗江行走的时候那个憔悴的姿态,都是一种想象的写作。因为你不可能看到屈原在江边是怎么行走的,你怎么知道他跟渔夫是怎么对话的。所有的是不是都有原始的第一手的资料或者说原始的记录呢。这很多都是作者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或者是文学家他展开丰富的想象创造出来的这样的一个形象。因此实际上我们很多历史抒写也包含了这种文学性的抒写,或者说文学的想象的抒写。《屈原大传》的这部书来说,我觉得更多的就是这种想象的写作,它是有历史依据的,有史料作为基础的,也就是说,他所写的所展现出来的在我看来是一种艺术的真实,不纯粹是一种事实本身的本质的真实,它更多的是一种艺术的真实,就是他写出来的东西,写出来的内容、人物、故事、情节让读者能够信以为真,觉得是可以发生的,是可能发生的,在这种历史情境下面应该会这样,或者可以这样可能这样的,我们把它称为可然性,是可以让读者信以为真的内容。那么这样的内容所体现出来的一种真实的感觉就是一种艺术真实。我觉得我们现在这种,特别是关于历史小说,关于这种传记题材的这种写作,特别是我们当下非常盛行的叫做所谓的非虚构小说,我觉得他应该坚持这种基本的品格,就是一定要坚持艺术真实,这种艺术真实对于当下的所谓的穿越或者说戏说历史可能就构成了一种矛盾。那么,怎么评判那些纯粹是虚构杜撰出来的作品和这种追寻艺术真实的作品之间的优劣高下,我觉得也是摆在我们文学评论者面前的一个课题。

 

祝东力(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副所长):

首先向两位作者表示祝贺,同时向安徽文艺出版社表示感谢,独具慧眼能够推出这样的历史小说。我觉得屈原应该是我们一个大的平台,一个大的资源。但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关于屈原的文学作品确实非常少,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原因实际上很简单,他的难度太大了。史记里面的记载实际上也就一千多字,同时关于屈原生平的文字就更少了,几百字,这就造成了创作屈原的文学作品难度非常大。我觉得作者确实跨越了这个难度。这个小说故事性很强,很可看,很好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鲜明。现在长篇小说每年有三四千部,《屈原大传》这部小说放在这里面确实是很有特点,特点就是屈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爱国爱民者,一个悲惨命运的原型,包括昏君和忠臣之间的关系,屈原是第一个这样的范例,第一个这样的个案,所以他构成了这样的一个原型。

我也特别赞成写屈原其实要写他的缺点,我们受儒家思想影响太深了,仅仅是过多的看重一个人的动机,那么一个伟大的爱国者、一个忠臣他为什么在政治上会失败,我们怎么样在将来避免同样的现象再发生。实际上我们要探讨的不光是他的动机问题,不光是他道德高尚、忠君爱国,同时他有他的毛病,这个毛病应该写出来。我觉得这是对儒家这种传统的总是强调人的动机,总是忠心之论,对这种思路的一个较真,这是很必要的。

这个小说我觉得非常好看,是有宫斗、有情感、有战争,非常丰富。将来如果搬到电视上也是非常好看的。这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是作者对社会的一个贡献,应该把它改写成另外的更为社会接受的文艺形式。特别是电视连续剧。

 

颜慧(文艺报新闻部主任):

拿到书很早很快就读完了,可读性很强。我觉得整部作品给人的感觉就是恢弘大气,人物形象鲜明,也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关于屈原的长篇大作我是第一次读到,而且我刚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就觉得在这个时候挺应该有这么一部作品的。

屈原的形象应该说是家喻户晓,读者会更加的挑剔更加苛刻。我觉得创作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气。对屈原有多少了解,我觉得大多数人都只能知道一个大概,也是因为他本身相关史料很少。这个小说写作难度很大,我觉得这本书在大量参考各种史料的基础上,文学想象非常的合理,而且使屈原的形象更加丰富、丰满。书中也写到屈原形象上的一根筋,或者说比较轴,我倒觉得加上性格上的一些毛病可能会让人物更加的可亲近、可爱,也更易于接受。我觉得屈原应该是一个天才的人物,而天才身上总会有一些或多或少的毛病,不管是莫扎特、马勒、或者是梵高他们身上可能都有一些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我看的有一些传记片,其实人物的性格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缺陷才使他显得更加鲜明也更加的可信。

我看这个小说一开始的感觉,他基本上是一个比较成型的电视剧剧本了,书中对话很多,很生动,情节又非常丰富,可看性特别强,包括书中的这些场景描写,甚至说人物出场的时候他身着服装的描写,我觉得就有很强的视觉效果。对我本人来讲,我是特别期待有这么一部电视剧,因为现在这个荧屏上我觉得看多了太多的世故的世俗的或者说功利的唯利是图的这些人物,而且为了各种各样的利益大家勾心斗角,甚至是各种阴谋,看多了真的是很累也感觉很脏。像屈原这种真正才华横溢,真正身怀理想的这种执着,甚至说这种崇高的力量或者说价值观,这种东西现在太少了。

 

朱寒冬(安徽文艺出版社社长):

由我社出版的熊诚和莫夫先生的原创长篇新作《屈原大传》,是一部大作。熊诚老师是我们的老作者,金牌作者,也是老朋友,我曾向媒体推荐过,给他有个定义叫“多面文人”。他在文学创作、影视制作、文物收藏、公司运营等多个领域均有卓越的成就。这本《屈原大传》,我拜读了以后感觉到熊老师创作上的升华,也是一次大的飞跃,他自己也希望成为他的扛鼎之作。一些评论家们也提出了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把亮点更加点亮。

 

岑杰(安徽文艺出版社编辑部主任):

我作为《屈原大传》这部作品的责任编辑,非常感谢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以及诸位学者专家对《屈原大传》的关注并进行专题研讨。我们作为出版人,承担着很多的社会责任和社会担当。《屈原大传》这种主旋律的,尤其是在他这种价值观上的正面信息的引导,我觉得还是很值得社会关注的。《屈原大传》这个题材内容,正好契合了当下我们大力宣传中华民族精神、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这种舆论导向。作者为实现历史品格和文学优势的互补共赢做了很多的努力,成果可喜。作品兼顾了史学风范和文学特点,很适合多层次读者的阅读。在当下这种价值观多元、迷乱,甚至是有些被颠覆的现实下,《屈原大传》给读者提供了一个平台,可以引起读者深刻的反省,让屈原精神能够在今天被我们这个民族继续薪火相传。

 

冯乃华(国家发改委国际中心文化产业研究所研究员):

我重点讲一下《屈原大传》文学产业深度开发的意见。

文学是文化中具有强烈感染力的语言艺术。文学产业是文化产业的重要基础和条件。在当代中国,文化产业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性产业,因此,文学的大发展大繁荣,尤其是长篇小说的经典力作对文化产业的发展和繁荣将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长篇历史传记小说《屈原大传》的问世,以及作者已出版长篇小说《楚国兴亡》、《楚汉相争》,对文化产业来说,是一件十分可喜的好事。

《屈原大传》的出版,从文学产业来说,才刚刚开始。因其作品具备产业化的条件,前景看好。

作品创意独特。作品以春秋战国为大的历史背景,有浓郁的楚文化为特色,屈原人物塑造可亲可信,作品内涵十分丰富,信息十分密集,具有满足不同受众群体的审美、伦理等多层次价值需求。

作品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民俗价值,有利于作品发源地将其形成地域性的文化场。楚国兴起于荆楚大地,其地域大致覆盖两湖及江苏、河南、安徽、广东、江西、重庆等地。作品精准地提炼出以屈原为代表的楚文化价值符号,在时间上,有利于人们通过屈原人物活动,积淀对楚文化的认知;在空间上,有利于楚文化和屈原纪念性活动的仪式化的再创造,实现群体共享,推出终端高品质文化产品。

作品提供了语言艺术转化为多种产业化的物化手段和物化途径,包括传统手段和现代科技手段。作品所展示的屈原精神、民俗文化等都可以整合到产业链之中,传递给不同群体进行更丰富多彩的精神或物质消费。

《屈原大传》产业化有多种途径,值得我们认真探索和实践。建议重点采取如下途径:

第一,加大作品出版后的营销工作。营销的手段很多,建议重点抓好各地开展的与屈原相关的文化活动营销,既为相关活动营造文化氛围,也助燃读者热情,推动销量提升,在印刷产业链上,形成一版再版的畅销书。

第二,树立大文学观念,利用作品发行、传播形成的共鸣效应,吸引各种艺术样式介入进行改编,诸如影视、话剧、戏曲、动漫、游戏软件等的改编,进行版权合作和版权贸易。

第三,着眼作品终端文化场构建。充分利用楚文化发祥地各地方政府加大文化产业投入、发展文化产业的时机,建言地方政府和相关企业,探讨《屈原大传》成为文化品牌、旅游品牌的可能性和最佳实现途径,以市场为导向,发挥《屈原大传》产业化的最佳效应。

 

蒋卫岗(影视制作人):

对《屈原大传》产业链来说,可能最近的就是电视改编了。

这部作品本身接近一个电视文学剧本,它的故事结构也好,写法也好,基本上已经接近一个电视文学剧本了,所以,改编难度并不大。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上面都是可行的。作为电视剧来讲,导向很关键,导向不行,颗粒无收。《屈原大传》以爱国主义为主题,塑造了一个拥有家国情怀,崇高道德、诗歌泰斗形象,这个导向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第二个方面,它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屈原所提倡的美政,爱国,实际上是以人为本,也就是我们党中央领导集体倡导的执政为民的观念。应该说,作品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一个历史作品,如果没有现实意义,历史不能照进现实,也不能从历史电视作品中看到当代人的人性,看到当代的社会状况,可能就很难有生命力。第三个方面,作品故事非常精彩,商业元素很丰富,人物性格也非常鲜明,雅俗共赏。作品除了屈原这个人物,楚怀王这个人物塑造也非常成功,尤其是他在秦国的那种玉石俱焚,秦国好酒好肉甚至美女招待他都不拒绝,但是你让我割地赔款我绝对不干,在国家领土主权方面绝对不让一步。另外,作品描写官场的斗争、宫廷的斗争、爱情、战争等元素都是影视的一些必要的商业元素;仅从商业元素这方面讲,也足够改编电视剧了。在作品改编的时候,建议要对人性做更深层次的探讨。我印象中的屈原应该是偏执、有道德方面的洁癖,他出世不入世,他觉得世人浑浊,惟我独清,屈原人格上是有缺陷的,作为一个封建士大夫,尽管他有爱国的情怀,也是千年以来我们流传的一个爱国形象,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封建士大夫,表现他人性的另一面,反而会更加可爱,更加真实,引起的争论也会多。一个作品如果没有人去争论,那可能影响力也会成问题。

 

易孟林(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副会长、编审、本次研讨会主持人):

本次研讨会,既对《屈原大传》中屈原的形象塑造、语言运用、情节安排等进行了犀利中肯的评论,又对这部作品创作的现实意义,如何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如何形成产业化等方面,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也就是说,从《屈原大传》的内容到形式、人物形象到作品思想,多角度、多方位展开这次评论和研讨,不仅将给作者以启示,也将对于今天的读者树立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有着重要的积极的借鉴作用。再一次衷心感谢各位专家。谢谢大家!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

版权所有 ©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Copyright © 2003-2013,www.cslai.org,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0000008号
技术支持:益友翔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