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官方网站!网址:www.cslai.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艺 > 交流

古老的昆曲绽放新的华彩

发布时间:2024-07-02 10:02:01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王汉超

 

  昆剧是中国雅文化的集大成者,将诗、乐、歌、舞、戏熔于一炉,“无声不歌,无动不舞”,婉转悠扬,经久传唱。有这样一部昆曲,20年来常演常新、好评不断,它就是青春版《牡丹亭》。从上世纪20年代的昆曲传习所,到如今在原址建起的苏州昆剧院,一代代昆曲人薪火相传,让昆曲这门古老的艺术在拥抱时代中不断绽放华彩。

  江苏省苏州市老苏州城东北角,有座五亩园。100多年前,一群10岁出头的孩子聚拢在这座院落,学文习武、练声唱念。中国昆曲百年接力的大幕就此拉开。

  同一片院子,交叠百年时光,曾经的昆曲传习所旧址,如今建起苏州昆剧院。

  今年是苏州昆剧院创排的昆曲青春版《牡丹亭》搬上舞台20周年。5月起,这部戏开启巡演,已在10多个城市演出。一场全本达9个小时的大戏,20年间火遍大江南北,在海内外引起轰动。一次在国外演出谢幕时,观众起立鼓掌长达20分钟。

  新与旧的交织里,一个有600多年历史的剧种,一出有400多年历史的剧目,一段100多年的传承心路,一台激发人们热情的演出,都写进数代人的故事中。

  台上是永远的青春,幕后是一代代“守艺人”

  青春版《牡丹亭》的热度一直在持续。很多当年台下的年轻观众,如今又带着自己的儿女走进剧场。曾有媒体统计,“这出戏把戏迷的平均年龄下拉了30岁”。很多人没想到,昆曲可以这么火,可以火得这么持久。

  台上是永远的青春,幕后是一代代“守艺人”。

  故事要从五亩园讲起。昆曲于元末成形于苏州昆山,清中后期开始,昆曲班社大量减少。在发源地苏州,仅剩的全福班也宣告解散。如何让昆曲的火种留下来?1921年秋,一群不求回报的创办人发起成立了昆曲传习所,招收10岁至15岁的孩子学习昆曲。

  五亩园的10余间房舍成了学堂,传习所不仅请来老艺人、武术师傅授课,还开设文学、音韵等课程,并一度开设数学、外语课。

  从开学到出科,传习所洋溢着与旧科班不同的新气象。经过淘汰,最终出师的学员以“传”字为辈,几乎把老师辈能演的剧目全部学了下来。仅学员沈传芷一人就会演300多出戏,令后辈惊叹。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传”字辈演员在世25人。他们带着传艺的使命在全国开枝散叶,有的当了老师,有的进入各地戏班。而“传”字辈之后的四代演员,则分别以“继、承、弘、扬”为字,寓意深切。

  最传统的剧目,最青春的演绎

  2001年,像一声惊蛰的春雷,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很多人因此发问,什么是昆曲?此时,距离传习所的成立已过去80年,昆曲少有人学,队伍面临青黄不接。演员在台上表演,望向台下,观众一片白发苍苍。有时辛辛苦苦排一出剧,却根本没有资金将其搬上舞台。

  为了接续昆剧,苏州依托昆曲传习所招收了一批平均年龄25岁、经过4年系统学习训练的青年演员,他们被称作昆剧“小兰花”。

  2004年,苏州昆剧院与作家白先勇合作,汇聚当时著名的编剧、服装、灯光、舞美人员,创排出昆曲青春版《牡丹亭》。正式演出前,他们将昆剧名家汪世瑜、张继青等请到苏州,用一年时间口传心授锻炼青年演员。当时还是初出茅庐的俞玖林、沈丰英等“小兰花”们,被集中到一起完成高强度训练,俞玖林仅厚底靴就磨穿了两双。

  有人质疑,为什么放着成熟的老演员不用,却要耗时费力集训年轻人?

  在《牡丹亭》中,杜丽娘16岁,柳梦梅18岁。时任苏州昆剧院院长蔡少华说:“要用青春的演员演绎一个青春故事,培养一批青春观众,让古老的昆曲艺术重焕青春光彩”。青年演员与青年观众更能产生共鸣,昆曲的未来更需要年轻的血液。也正因此,这出戏被定名为青春版《牡丹亭》。

  传统与创新的尺度在哪里?哪些要坚持,哪些要变革?

  当时,创作者们定下一条标准:“传统,遵循但不因循;现代,利用却不滥用。”程式化的表演里藏着高妙,舞台并无实景,杜丽娘仅用一把扇子便扇“活”了满台的花花草草。而布景与服装则大胆改用淡雅写意的色调,在细节上用足了传统苏绣的工艺。

  剧中饰演丫鬟春香的沈国芳曾提出疑问:“传统戏服里俏丫鬟着红衣,我的服装怎么设计成淡绿色?”白先勇给她讲解,舞台是空的,要通过色彩的运用,传递出春天的气息。理解每深入一层,带来的都是学传统戏不曾有过的冲击。

  那是一场无法预知结果的集训。对最终能不能登上舞台,演员心里也没底。过去昆曲没用过那么大的舞台,以至于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排练,最后只能借用尚未竣工的会展工地。冬天,四周裹上塑料布,仍不免透风。但没有人叫苦,大家都下狠劲扑在现场,整整一年,仿佛投入了他们毕生积攒的力气。

  年轻人看懂了、看进去了,也喜欢上了

  在互联网正将兴起的年月,排一出“古董戏”,会有人看吗?全本要演9个小时、连演3天的戏,台下观众能坐得住吗?

  2004年4月,青春版《牡丹亭》在台北首演便引起轰动。谢幕时,三层剧场观众起立,掌声不息。此后在香港、苏州、杭州、北京、上海等地开启巡演,所到之处,引发热烈反响。

  创作者们有清晰的共识——让昆曲焕发生命力,不仅要有好本子、好演员,不仅要精心排、尽力演,更重要的是用心培育观众,让越来越多年轻人走进戏院。

  湖山石边、牡丹亭畔,垂柳榆钱、雕栏画卷,水袖轻翻、身段往还,如梦如幻。一场完美的演出,离不开台上台下的“共振”。年轻人看懂了、看进去了,也喜欢上了。

  那一年,这部戏在海内外38所高校演出99场。一时间,昆曲成了校园时尚,往往戏散了,学生们还围在台前,久不离场。在北京大学,能容纳2000人的剧场演了4轮仍一票难求;四川大学启用了能容纳7000人的体育场,演出才得以完成。

  年轻观众的比例,高达七成以上。青春版《牡丹亭》何以吸引年轻人?创作者们觉得,尽管《牡丹亭》原作创作于明代,但它所表达的生命如此鲜活、展现的青春如此美好,能够穿越时空,打动年轻人的内心。

  2006年,剧组在美国4个城市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巡回演出。2008年,他们以完全商演的模式,在英国伦敦赛德勒斯威尔斯剧场演出两轮。2016年,为纪念汤显祖和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他们再赴伦敦,并走进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国际名校。2017年,他们登上希腊雅典有着2000年历史的阿迪库斯露天剧场,演出前的采访预演在希腊国家电视台的黄金时段直播。看到中国极致典雅的艺术在异国舞台上大放光芒,很多留学生、海外华人边流泪边看演出。

  20年的舞台锻打,当年台上的年轻人已然成长为昆曲界的中坚力量。苏州昆剧院院长林琳介绍,该剧主演沈丰英、俞玖林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沈国芳等人也成为国家一级演员。随着《玉簪记》《白罗衫》《西厢记》《义侠记》《长生殿》等一批剧目全新登台,既传统又现代的“昆曲新美学”日渐清晰。

  现在,“小兰花”们不仅是舞台上的顶梁柱,更承担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带徒传艺、以戏带功,紧跟“扬”字辈,一群更年轻的“振”字辈演员正在登台。

  1998年出生的奚晓天唱闺门旦,已经是家里第三代昆曲人。5岁时,她第一次看青春版《牡丹亭》就十分入迷;9岁再看,就认准了这是自己想要从事的工作。

  殷立人工武生,20多岁就在苏州昆剧院首部大型武戏《林冲》中担纲主角。这是一出全部交给年轻演员的大戏,自首演以来便收获众多好评。今年4月举办的第九届中国昆剧艺术节上,《林冲》作为开幕大戏演出,领衔主演的便是殷立人。台上朝气蓬勃,台下掌声热烈,“风雪山神庙”的视频片段还在线上吸引了280多万人次观看,点赞量达12万。

  让优秀青年演职人员在大戏中担任主演、主奏,举办个人专场;运用微信公众号、微信视频号、抖音号等平台,拍摄制作昆曲小课堂、直播剧目演出后台探班、分享优秀青年演员排练日常;每年传承10部折子戏、一部传统大戏,新媒体播放量年超过5000分钟……舞台,是成长的平台,青年演员们崭露头角,逐渐赢得更多鲜花与掌声。他们作为昆曲文化的推广者与传播者,吸引着一批批同样年轻的观众走进剧场、走近昆曲,拥抱这门古老而青春的艺术。

  87岁的白先勇说,表演艺术很能代表一个民族的心声,意大利有歌剧,德国有古典音乐,俄罗斯可以拿出芭蕾舞,“昆曲非常能够代表我们的民族,很欣慰看到她堂堂地走上了世界舞台。美是世界共通的语言,即使我老了、力竭了,但相信有更多的后来人、年轻人加入进来!”

  当年的昆曲传习所,如今修复为三重院落。一座园林,成为实景演出小剧场和昆曲体验馆。100多年前,昆曲传习所的创始人对学童说,“往前走吧,前面有你们的舞台。”如今,一代代演员接续传承,仿佛遥遥回应着当年前辈的期盼。古老的昆曲,正绽放出新的华彩。

[ 责编:张晓荣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2019 京ICP备13008251号网站维护:中安观研究院互联网科技中心网站制作联系:010-5713080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52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