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官方网站!网址:www.cslai.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艺 > 创作

江山宜人储说之十五: 批点易中天

发布时间:2022-11-14 13:05:02 来源: 法治文艺委 作者:江山宜人
      [按]近来看到易中天于2021年5月7日发表的《我为何写中华史》一文,文中声称:“我重写的《中华史》不是传统的叙述史,而是纠偏史、对比史、真相史、本质史”。好家伙,阵仗不小。写“史而敢丢掉“传统的叙述史去“以论代史:既着眼于纠偏,就得立正;既想用对比法,就得通晓古今史、中外史,才有参照;既想辨识真相、揭示本质,就得有真学识,真眼光,真素养,才能服人,故要做好这一切,并不易。否则,一堆诈术而己;于是想看个究。于是便从阅读本文入手,边看边顺手写点什么,最后整理成文。为示尊重原件,不发空炮,故仿效前人的办法:照录原文加批点,故题曰《批点易中天》。
 
       我为何写中华史
一 ,挤压中华泡沫史
      所谓“中华 5000 年文明”就是泡沫史,有史可考的中华文明只有 3700 年。有人说从地下挖出了几万年前的陶罐,证明中华文明还包括“史前史”。这是无知,还挖出过 50 万年前的头盖骨呢,与文明史扯不上半点关系。
【批点1】一开口就把“中华5000年文明”一竿子搂到底,定义为“就是泡沫史,语气够武断、够癫狂的。“有史可考的中华文明只有 3700年,这是混淆概念:5000年“中华文明史与3700年“有史可考的夏商周王朝更替史根本不是一回事。由这么一枚根本不信中华文明史的人出面来写中华史,岂止是荒诞?
      作为立论之起步,对“从地下挖出了几万年前的陶罐证明中华文明还包括史前史这句话是谁说的不做交待,那便是用“归谬法”捏造出的虚拟箭靶。由此发动攻击,叫做“学术无赖
 
      文明包含三要素:哲学——人类思想的荟萃; 宗教——人类心灵的寄托; 艺术——人类对万物之美的诠释。哲学、宗教、艺术萌芽之前,没有文明史,只有莽荒史、原始部落史。中华文明史没有 5000年,只有 3700 年。
【批点2】这段话,纯是西方言论的鹦鹉学舌。
      1.作为中华文明之集萃的百家学说中,并无“哲学这一家, 古代中国没有这个概念。我国文献中,“天地人”三才并立,人与天地齐平,人与天地一,天人合一,这才是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论。“三才说中华人命/人权/人格尊严的严正宣示,它出现于普世不把人当人的“奴隶制时代,尤为珍贵。阴阳对应(绝不是对立)、五行相生是我们的方法论。它倡导互依共进,互为生存环境,互为成长条件,反对一个吃掉一个。形象/意象是我们的表达式,是中华史学、文学、哲学、艺术的价值所在。这才是我们万代不变的文明之魂。
      2.中国有宗教,但中国人从不沉溺于宗教。在中国,教权永不能凌驾于人权之上,宗教永远无法成为中国人的心灵寄托。《易经》有64卦,哪一卦也无关乎“怪力乱神”。这让日夜祈祷天下归主的西方宗教徒狠不死心。故凡不讲宗教迷思就失魂落魄者,绝对不是中华文明的信奉者。西欧在教权高压下混了两千年,骨髓里浸透了宗教迷思,故把宗教信仰捧得比天还高。想以宗教迷思为中华文明造魂换魄,能有什么结果?
      再说,在西方,宗教之学理,就是神学; 神学的世俗应用,就是哲学(天启哲学) 。先有神学,再导出哲学,两者是二而一的。易氏把两者并列为文明要素,神学家不会答应哟;----他连神学/哲学是什么关系也没弄明白,只是借了一件宗教徒的外衣,却又懒得正经地披上,只是信口开河而已。
      3.艺术,它只是宗教、哲学、文学......的表达方式之一。作为艺术,西欧以雕塑、戏剧的成就嗷人。要知道:中国塞外的红山女神”之泥塑彩像与真人等,她出现于5/6000年前;三星堆的青铜造形也在5/6000年间;这便是中华文明的艺术证据!      西欧戏剧的兴起,是伏尔泰推出中国传奇戏赵氏孤儿轰动欧洲之后的事;中国明代戏剧家汤显祖有名著临川四梦传世,与他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莎士比亚,也以四梦传世----中国戏剧艺术为世界翘楚,当仁不让:但它只是中华文明之浩荡长流的一个小小分支。
哲学、宗教、艺术不能构成文明的三要素,只是文明因子中的次级/三级概念,但中国在任何层级上的文明成就,都不让于人。易氏想引来境外三要素论以压人,妄想。
      正论:世界文明三要素,是产业文明/精神文明/制度文明。
      1.产业文明。它是社会文明根基,看你生产什么,怎样生产,怎样消费。以此判定社会文明程度和各种社会文明的质量。
中国《诗经》歌颂的就是“千斯厢,万斯厢”“十千维耦”式的大农业。(厢,车厢。驷马大车上用来装粮食的; 十千,即上万。耦,耦耕,两人一组,用耒耜合作翻地。)中国上古人懂得干大农业,还懂得用丝质的宽袍大袖来包裹自已(再不行也得用麻布/葛布包装),所以叫“诗礼文明”。西欧中世纪(5-16世纪)只有砍烧农业,种1收4就叫丰收;要到北海去捕鱼当主食,故视辣椒为香料,茶叶为命根;到十三/四世纪时,还以树叶遮羞,以裸体的神仙或小姐为傲,所以它荒寒而野蛮,其子孙则野蛮而霸道。
      2.精神文明,包含所有人文知识在内。其中:1文字。这是世界公认的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中华甲骨文计六千余个,且形音义自成体系。上世纪现于安阳殷墟,此外在北京昌平,河南郑州,山西洪赵,陕西长安、扶风岐山等地,都发现,何止5000年历史?2文学,历史。比如《山海经》,是5000年前后中华人文史地知识的形象化记叙。3哲学、宗教、伦理、道德、艺术、风情,全是文明社会里各界的不同表现方式。试问:中国哪一项不如人?
      3.制度文明,这是社会群体有序生存的粘合剂,从习惯法到一切成文法,到所有规章制度的总和。法治是社会文明的标尺。
      中华法系以刑法为中心。刑者型也,它以型塑社会、规范人生为目的;它把侵害人命/人权/人格作为惩处要务;而《罗马法》则把财产的占有(注意:不是创造)和分配、再分配作为法制的规范对象;而把刑事犯罪交给神断、神判或者司法决斗,那分明是让强者获胜,哪里还会有冤假错案之说?哪里还会有巡查、侦缉、审断、平反之事?
      易氏的哲学、宗教、艺术三要素论,明摆着有所承袭;明摆着想用别人的心灵皈依来置换中华魂。让他能如愿吗?
 
二,揭穿中华谬论史
      比如:究竟是谁“推翻了三座大山”?就需要正本清源地告诉读者:
——“封建主义”就是分封制,是被秦始皇推翻的;
——“帝国主义”就是帝王制,是被孙中山推翻的;
——“官僚资本主义”?根本不存在!官僚主义=垄断主义;资本主义=竞争主义。竞争与垄断水火不容。史上何来既垄断又竞争的“官僚资本主义”?只有“官僚权本主义”!
“封建制”之后是“集权制” ,区别在于:
封建制——思想多元、言论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集权制——思想单元、言论禁锢、言多必失、祸从口出。而且封建社会只有“天子” ,集权社会才出现了“皇帝”。
秦始皇推翻了“封建制”后,创立了“中央集权制”,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集权制世代相传了 2000 多年, 一直延续至今。所以必须对历史纠偏——中国早没了封建,只有集权。
【批点3】这里既说“西周封侯建国制才是封建制又说:“封建制——思想多元、言论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又说“封建主义就是分封制,是被秦始皇推翻的,可见“封建制是何等美妙!被秦始皇推翻后再不搞封侯建国制了,又多么可惜!此为易氏给中华谬论史定的第一宗罪。
      请问,在“思想多元、言论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又有谁还在那里“封侯建国从而“被秦始皇推翻”的呢?秦始皇推翻的“封侯建国制,是你说的“思想多元、言论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吗?
      你说“
封建主义就是分封制你又说“帝国主义就是帝王制”,把某一项具体制度与某一种政治主张、甚至某一种思想理论体系完全等同起来,混为一谈,若非无知,便是在故意制造混乱。
      你说“帝国主义”就是帝王制,帝王制早被孙中山推翻了。那么,今日之天下,凡没有帝王的,就不是“帝国主义”啦?凡有帝王的,就是“帝国主义”了(比如非洲就有帝制国家)。
      今天,还要坚持“反帝,此为中华谬论史的第二宗罪。
      但是,此论,谁信?又为谁洗白?
      谁都知道,“毛论”中说的“推翻了三座大山”之帝国主义大山,指的分明是近现代世界史上的、那种专搞侵略/掠夺/殖民的资本帝国主义,而不是“大清帝国或“罗马帝国式的古老“帝国”。这是时代的共识,人民的共识,不是个人的观点。你如此偷梁换柱,回避声讨当代帝国主义,你是包藏祸心了不是?
      至于官僚主义=垄断主义;资本主义=竞争主义,而“竞争”就是“民主”----下文再分析,无非是偷换概念,混淆是非
 
三、对比中华古今史
      比如:“奴隶制”和“极左制”,一对比就明白了,劳动人民统统被剥夺了“自由谋生权、自由迁徙权”、然后“ 一切行动听指挥”地奉命扛活。再比如:“井田制”和“公社制” , 一对比又明白了,都是土地公有制!名义上“公有”,支配权都归一小撮人,要么在贵族手中,要么在公仆手里。百姓只剩下了“奉命扛活权”。
【批点4】这里说:“井田制和公社制都是土地公有制。----这是信口开河。
      关于“井田制”,最权威的说明有两家:《孟子》和《考工记》。
      《孟子.滕文公》说:“商人始为井田之制以六百三十亩之地画为九区区七十亩中为公田其外八家各授一区但借其力以助耕公田而不复税其私田又说“周时一夫授田百亩八家同井耕则通力而作收则计亩而分翦伯赞中国史纲要第三章据之而说:“井田制的主要内容是把土地划分为方块井田之中,有公田,也有私田。分得私田的农奴或野人要无偿地耕种公田,养活土地所有者。”
      简言之,在井字格方块田中,有八方块,由八户农奴分种/分收;中间一块方田,名叫“公田”,归农奴主所有,由八户农奴共同“助耕不复税其私田;就是,八户农奴只须交劳役地租,而不再交谷物地租[因为鲁国早巳初税亩,早巳承认土地私有了]。这里的公田”并不是公有制之田”,而是农奴主公侯们的田;农奴私更不是公有制之了。它与“公社”的“公田”根本挂不上钩。至于孟子的井田设计,让八户农奴得八方块,一户农奴主也只得一方块,对这种“土地所有制”到底怎么评价,那是另一课题了。
      《考工记》里说:周代,水土田林统一规划,城/邑/水渠/道路/居民点统一规划,全都以“井田之“一夫百亩为核计单位。中国城建,历来有规划,要求人居与水土田林生态相适应,这不好吗?
      《考工记里说到工程师设计城池,“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一夫百亩。
      《司马穰苴兵法》上说:“九夫一井,四井一邑,四邑一丘,四丘一甸。四甸一县,四县一都,四都一同(方百里为同),四同为一大同。可见城池和各式居民点,全是以“井田”为设计基础的。这与公田/私田根本不是一回事。
       你把它跟“公社制”挂上钩,连古带今,做无端攻击。不止是无知,且可恶!可恨!
 
      历史只有在对比中才能被看穿本质:不管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只要剥夺了人们“自由谋生、 自由迁徙”权、只要重蹈“公有制”,那就不是历史的进步,而是复辟。
【批点5】 历史上,游牧民族、特别是海盗群体,逃往美洲的欧洲边缘人氏,他们只知道占有/享用天然资源,或者无偿夺取他人的劳动成果,故更希望“自由谋生、自由迁徙希望“无户籍里伍”的管制希望“法无明文不为罪。他们奉行的是强者通吃,你死我活”的          丛林禽兽法则,掠夺是其本性无原则的吹嘘“自由谋生、自由迁徙,对于中国搞历史的人来说,是背祖忘本之论。
      中国从周代起,就实施土地人户登录制,让人口附著在土地上,结束了炎黄以来“百姓迁徒无常处”的流荡游走生涯(商代迁都九次,多次跨越古黄河,很艰难)。地著,是古代条件下实现稳定的优选方案。农耕民族乐于接受它,是因为农耕必须向土地投资,而这是长效机制,必须积以时日才能收益,故有赖于“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安土重迁成为民族性,安居乐业成为人生目标;国家把土地和人口管起来,是中国社会秩序分明、长期隐定的基本因素,也是它保守僵化固执、不思变革的根因而户口管理是必要,而“户籍制”则必须应时改革。
      此人竟如此无原则地崇洋而厌华,能指望他写出合格的中华史来么?
 
四、必须借用世界史
      比如十七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大师、约翰·洛克(John Locke)的警世之言:——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否则人类必将进入灾难之门!言简意赅,醍醐灌顶。“经济民有化”(自由经济)才能“政治民主化”(自由选举)。
作为全面系统地阐述宪政民主基本思想的第一位作家,约翰·洛克的警世之言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开国元勋、及法国启蒙运动中的许多主要哲学家:——宪政就是契约,契约精神只能源自于经济私有化(民有化)的“自由经济”中。就是说,没有“自由经济”的“自由选举”毫无制衡力,只能导致另一种专权与灾难。比如“坚决不走私有化邪路”的委内瑞拉、纳粹德国、前伊拉克、现伊朗,由于百姓的生计和生活统统依附于“公有制、国有制”,就算东施效颦实行了“自由选举”,选民也空有民主权力,毫无民主能力,只能把查韦斯、希特勒、萨达姆、内贾德、穆兄会、哈马斯等各路骗子或疯子选上台,只会让右翼民族主义、极左民粹主义、或宗教原教旨主义得逞。这绝非宪政民主,统统是垃圾民主,比开明专制更不如
 批点6】“经济民有化”(自由经济)才能“政治民主化”(自由选举)。你把政治民主化等同于自由选举,而自由选举,说到底就是一人一票的程序民主。今天,程序民主还有多少市场,似乎已不用论证了。
      至于“自由经济嘛,那只是资本原始积累阶段之后的一个经济发展阶段,自由经济早就被垄断经济取代了。其时,资本帝国满世界自由通商,即自由掠夺,自由殖民,自由贩卖毒品,自由宣传“天下归主之时。你以为今天还能让你去满世界自由通商么?别做梦了!
看看亚非拉吧,那里的印尼、印度、伊朗、阿拉伯、埃及、尼日里亚、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等,早在两三个世纪之前就被纳入“自由经济体系了,它们根本没有想过要抵制谁,可谁又早早实现了现代化了呢?今天,还要拿自由经济来糊弄人,把查韦斯、希特勒、萨达姆、内贾德、穆兄会、哈马斯捆在一起精准打击,却放过帝国主义国家历届挑动战争之殖民头目/杀人狂魔不论,岂不太无聊而无知并无耻么?
 
  • 还要总结阶级史
      人类文明史都是以爱为本——博爱、兼爱、仁爱。任何煽动“恨”与“斗”的就是反文明。所以必须摒弃反文明的“阶级斗争”。
批点7】这儿说得何等正确呀:人类文明史都是以爱为本——博爱、兼爱、仁爱。任何煽动“恨”与“斗”的就是反文明。----看来,人间有爱,真好!反文明者,真可恶!
      在全世界的现实生活中,是谁在煽动“恨”与“斗”?
      请问易先生:有一种“文化人”,以文化作包装,借文化来煽动“文明冲突。其煽动的“恨”与“斗”,岂止是不同阶级?而是全世界拥有不同文化的不同民族的所有人,所有异教徒”!向所有异教徒发动“最文,最科学、最现代化”的精准打击的人,你反对不反对?
摒弃反文明的“阶级斗争”,却不可以模糊“阶级”之分。人分三六九等,当然有阶级之分,不同的阶级力量决定了不同的历史走向。

《马论》错在用“贫富”划分阶级,我认为“牟利手段”才是划分阶级属性、研究历史走向的唯一标准:
——依仗特权和垄断牟利的,是“特权阶级”;
——依靠创造和竞争牟利的,是“资产阶级”
——特权无门、竞争无能的,是“无产阶级”。
      此标准能启迪读者,为啥有的社会进步成了民主?而有的社会依旧轮回在专制?规律是:民主=竞争,同样面对垄断为本的“特权阶级”造成的社会不公,竞争为本的“资产阶级”才能推动民主,而暴力为本的“无产阶级”再怎么造反与革命,都只会重蹈专制。
批点8】“摒弃反文明的阶级斗争,却不可以模糊阶级之分”。哦,你还是要划分阶级的,目的何在?
      所谓“资产阶级的牟利手段”,载入史册的便是“军备强国,金融富身那种排他性/掠夺性/殖民扩张之路。西方的“大国崛起,秘密在此,故免不了火并。它怎么就成了“划分阶级属性、研究历史走向的唯一标准”呢?你要是和“十七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大师、约翰·洛克(John Locke)”生活在同时/同地该多好!还可以捞个“著名哲学大师”头衔。可惜,今天,在中国,你连个应声虫都说不上!
“牟利手段”不就是“弃贫就富”的手段吗?你说“《马论》错在用贫富划分阶级”,你用“牟利手段”来划分阶级就对啦?你连玩文字游戏也玩不转!
      你说“依靠创造和竞争牟利的,是资产阶级”,这地球人都知道。什么叫竞争? 就是二元对立,就是弱肉强食,你死我活,就是依“丛林禽兽法则”四处挑动冲突,牟取自身利益最大化。这早已载入资产阶级史册了,世人皆知。
      中国人倡导的则是:劳动致富,共存双赢。靠自已的双手、自家的资源创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中国人自古就反对“以邻为壑”,要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希望“时来花竞发,红紫各争妍”,而不是一花独放。所以五千年中国史上,总是分而又合,仆而又起,衰而复兴,原因在此。
你要竞争,因为竞争=民主=资本自由;
我喜欢竞发,因为竞发=双赢=共同富裕。
      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特权无门、竞争无能的无产阶级”是不会永久为谁“扛活的。
 
      历史证明了一切:张角、朱元璋、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义和团、布尔什维克、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纳粹党)、意大利工人暴力团伙(法西斯)、红色高棉、红卫兵、造反派等古今中外历朝历代的各路“无产阶级”暴力团伙,从来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却永远出不了人权。
批点9】
   把中外古今的一切“无产阶级”一律称为“暴力团伙”,是易氏的创造。此人比资产阶级历史学家还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历史学家还不至于如此恶毒地咒骂“第三等级”!
   从作者称:“封建主义就是分封制,是被秦始皇推翻的;“帝国主义就是帝王制,是被孙中山推翻的”两句话看来,作者是反对“概念的扩大应用、比喻应用、古为今用的;那行。那么,你把历代“特权无门、竞争无能的人,一概定义为“无产阶级”,把中外古今的一切“无产阶级”一律称之为“暴力团伙”,又称“无产阶级领袖朱元璋“无产阶级领袖查韦斯,合适吗?你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全民枷锁制”,“全盘公有制”信口乱套,是做学问的派头吗?
 
      我重写的《中华史》不是传统的叙述史,而是纠偏史、对比史、真相史、本质史,选票派看了会怒骂、毛派看了会咒骂、同行看了会妒骂、权贵看了会责骂。可不管你们怎么骂,只要还剩下一口气,我也要重写中华史!
——开启尘封千年的头脑功能、耕耘荒芜已久的思想土壤,
      虽千万人,吾往矣!
批点10】写“中华史”而胆敢丢掉“传统的叙述史”,公然“以论代史”,似乎别有学术;看了上面的文字,我明白了:原来,用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捏造概念,制造论题,抛开历史因果,用认贼作父的办法来写纠偏史、对比史、真相史、本质史,自然不愁没话可说!虽千万人,吾往矣!你去吧,不要拉别人奉赔。
 
      不晓得大家为啥只盯着文革骂?文革无非就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 ,许多朝代都搞过这种把戏,只是称谓不同而已。“阶级斗争”就是仇富杀富,既洗劫了社会财富,又骗取了底层民意。
——大明王朝的无产阶级领袖朱元璋就是这么干的,把大批大批的富庶百姓抄了家, 一批又一批地发配滇边“劳动改造”;——委内瑞拉的无产阶级领袖查韦斯也是这么干的,带领穷棒子选民联手洗劫中产阶层,中产阶层和知识阶层争相流亡海外,国民经济大幅倒退。“路线斗争”就是同室操戈,都是为了坐稳头把交椅。
——前苏联的无产阶级领袖斯大林更是这么干的,残酷清洗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老兄弟。
      所以“文革”并非史无前例,而是老酒装新瓶,是历史上屡见不鲜的“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因此,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晚年搞文革。文革明显的危害性掩盖了另一场空前浩劫:文革爆发前十年的“全民枷锁制”:——先用“全盘公有制”剥夺了全民自由谋生权;——再用“城乡户籍制”剥夺了全民自由迁徙权。几亿人口啊,剩下的唯一活路,就是被迫去“公有企业、人民公社”里,“一切行动听指挥”地奉命扛活,一下倒退了2200多年,复辟到了井田制时代。“三年饿死三千万”就是这个复辟制度造成的直接恶果,文革就算折腾了十年都没能死这么多人。 改革开放进步在哪里?莫言说:“倒不是因为恩赐给了老百姓多少钱,而是因为归还了老百姓最最基本的人身自由。”从这个角度看,改开确功莫大焉。但,改革尚未成功,国人仍需努力。我们当然要警惕文革回潮,但更要警惕先秦时代的第二次复辟!这才是殃及全民、无一漏网的最大浩劫。
批点11】看看这里被作者打入另册的名单,再看看前文称颂的角色,和不许批判的三座大山,就能明白一切。
      如果说共和国办公社是“第一次复辟”,是“倒退了2200多年,复辟到了井田制时代”。那么,商鞅是井田制的结束者,你是想回到商鞅那里去么?你又声称“更要警惕先秦时代的第二次复辟。“先秦时代”便是秦始皇以前的时代。照你说,西周封侯建国制才是真的封建制。那么,又是谁在秦始皇以前“搞封侯建国制而被秦始皇推翻的呢?此时的“第二次复辟又何所指呢?
      你在文末声称:“我们....更要警惕先秦时代的第二次复辟!“先秦时代不就是“被秦始皇推翻的时代吗?你干嘛要警惕“思想多元、言论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时代的“第二次复辟呢?要末,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先秦时代!
      前辈史学家范文澜等说过:“先秦时代包括远古三皇五帝时期(原始社会),夏商时期(奴隶社会),上古西周及春秋战国时期(封建社会)。
      据传说:远古原始社会从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到有巢氏巢居穴处,燧人氏取火熟食;到神农氏种五谷/养六畜/尝百草/日中为市,到黄帝发明百种日用器皿,其妻嫘祖养蚕缲丝,其臣苍颉发明文字......这就把中华文明的源头理清楚了。历史逻辑,历历分明。
      请问:你到底弄明白了“先秦时代”这个史学概念没有?如果明知,为何闹得如此杂乱?如果连这都不知,又有什么脸面兜售《中华史》、甚而冒称为纠偏史、对比史、真相史、本质史呢?你连写史的最基本常识都敢背弃,还摆什么学者架势?
你以为只要把历史搅乱,就可以售其奸么?否!


2022.11.12。江山宜人.
 
编辑:姜英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2019 京ICP备13008251号网站维护:中安观研究院互联网科技中心网站制作联系:010-57130801